輔導室訊息 : 輔導室



記住我的帳號

文章分類

人氣2365
輔導室 - 親職教育 | 2011-12-19 01:53:50

 生命是一個周期,人生是一代養一代,一代償一代,既然孩子聽不進去,只有放手讓他去闖,但是告訴他:受傷了回家來,媽幫你療傷;爸幫你再出發。

     這次基測的作文題目「我在成長中逐漸明白的一件事」,出得很好,只是不知年輕的孩子能不能真正體會這個題目的涵意。人生有很多的事是「逐漸明白」,只是為時已晚。或許這就是成長的代價。

     每一代的父母都會跟孩子說:「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但是每一代的孩子都不聽,硬是要去做,等到栽了跟頭以後才來後悔。

     其實,「不經一事,不長一智」,放手讓孩子去闖本來沒有什麼不好,只是人的生命有限,有的時候,經驗的代價太慘重,再回頭已是百年身。歷史學家常感嘆人類愚蠢,老是在重蹈歷史的覆轍,人類為什麼不肯聽別人的忠告,非要跌得鼻青臉腫才回頭呢?

     這個「我比別人行,別人做不成的,我可以」的自負是人類文明進步的原動力,它有好有壞,一個過去百試不成的事,還是有人不信邪,一旦時機成熟,他就成功了。

     例如人類一直想飛,從古代希臘的神話到達文西都在作飛行的夢,萊特兄弟不因別人失敗而放棄自己的夢,最後終於成功;壞的是人生不能逆轉,有些事無法彌補,我父親常說,如果錢可以解決的事,一定用錢解決,因為錢可以再賺,人生不能再來過。

     如何使人生沒有遺憾是個大智慧的事,父母可以及早讓孩子去做志工,從服務中去找到自己生命的價值。這是自尊心的來源。自尊心不是禮物,它必須是真實的看到自己的能力,從而產生對自己的肯定。

     同時,透過服務他人,孩子體會到生命之不可逆性,從而接受前人的智慧,使自己不犯別人犯過的錯。

     沒有體驗,很多話是聽不進去的。我們小學時都念過白居易的〈慈烏夜啼〉:慈烏失其母,啞啞吐哀音…,但是心中無感覺,因此不會因這首詩而對父母特別感恩,一直到初中時,全校去新店童子軍露營,等要自己升火造飯了,才知煮飯不易;要自己洗衣時,才知道洗衣不容易,這才開始體會到家的好處,就開始有人想家晚上哭,到第二天哭的人更多,等到第三天一拔營,大家都迫不及待的飛奔回家。

     那一次露營後,我們對父母都孝順很多,體會到有父母庇護的幸福。

     孝順父母不是要供養他而是要恭敬,孔子說:色難,不敬何以別乎。只是對青少年時的我們要和顏悅色聽父母嘮叨,實在做不到,常常一邊聽訓,心中一邊嘆氣。

     現在輪到自己做父母了,就了解為什麼要嘮叨了,因為父母無法看到火坑而不阻止孩子跳下去。當然孩子是不聽的,於是我們就重蹈歷史的覆轍了。

     生命是一個周期,人生是一代養一代,一代償一代,既然孩子聽不進去,只有放手讓他去闖,但是告訴他:受傷了回家來,媽幫你療傷;爸幫你再出發。

     每一代都有每一代的命,做父母的只能替他準備行囊,無法替他出征,更不能牽著他的手,因為他不會讓你牽。

 

本文轉載自:http://manapsy.blog126.fc2.com/blog-entry-23.html

反社會型人格異常,是病態人格的一種,在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DSM)中歸類於第二軸發育障礙/人格異常的類別B裡,而且必須超過18歲才能被診斷為反社會人格[1][2]。

自心理醫學發現此病態人格,近百年來便有林林總總不同醫學名詞出現,大致為:無罪感(Guiltlessness)、精神病態性人格卑劣(Psychopathic inferiority)、悖德症(Moral insanity)、道德低能(Moral imbecility)。現代則多為用反社會人格(Sociopathy)、精神病態(Psychopathy)等醫學名詞。而通俗來說,則可用沒良心(Conscienceless)這詞簡易概括[1]。

反社會人格患者在初識時,往往予人聰明、人緣佳的印象,但實際上他們會殘酷無情的利用他們身邊的人,以達到他們的目的。此種人格傾向常見於狡猾的政客、商人等成功人士之中。他們的社會化不足,因此缺乏對人、社會、團體的認同與忠誠[1]。

臨床現象

良心發展不足
他們無法接受或了解道德的價值,嚴重的缺乏良心譴責,所以不會因不道德行為而焦慮或有罪惡感。他們甚至會輕視那些被他們利用的人。 而且受到被利用過的人指責時,不會感到內疚和不安,更會憤怒、反駁及責罵他們。


不負責任和衝動的行為
他們很少為未來長期的利益考量,所以傾向於尋求立即的滿足,他們也較難忍受例行性的事物。


善於利用它人
他們看來幽默、樂觀、討人喜歡,容易解除別人的武裝。他們似乎對別人的需要和弱點有敏銳的觀察力。他們也擅長辯解與說服別人。


無法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
雖然他們容易得到他人的友誼,但因為他們的自我中心與不負責任,讓他們難以維持一個真正且良好的關係。他們欠缺同情心、感激和悔意。據臨床診斷發現有相當大的比例男性反社會人格者有暴力傾向。他們也是不忠實和不負責的伴侶。


成因
對於此病的成因學者仍無定論,有人認為他們生理上的缺陷使得他們難以學得制約反應,也有人認為他們只是善於逃避心中不舒服的感受而已。 另一種看法是,他們可能是在生長過程中,遇到某些原因導致他們對社會失去信任,進而影響到思想上的異常。


治療和效果
因為反社會人格不像一般心理疾病會有心理上的異常行為,也能正常的生活,所以他們通常不會求助於醫院或輔導中心。而已經因為觸犯法律而接受監獄的心理治療,效果也是相當不樂觀。一般的治療方法在他們身上成效不彰,這應該歸因於他們本身的欠缺焦慮和罪惡感、無法相信他人、難以學到教訓等的人格特質。有趣的是,即使沒有接受治療,許多反社會人格者到了40歲以後會逐漸改善,這或許是因為累積的社會制約所造成的。

人氣1489
輔導室 - 親職教育 | 2011-11-30 03:03:57

 

親子溝通 12件絕對不能做的事

又再和你家青少年大吼大叫了嗎?也許你只是選錯時間說話。

 

「今天的功課做完沒?你應該開始寫了吧?」「你這種成績將來怎麼能找到工作哦!」「你怎麼懶成這樣?」「你怎麼可以這樣和我講話?」

這些話是不是不可思議的熟悉?當時,你是不是也希望孩子回答些什麼,但不幸的、一如以往,孩子冷著一張臉,彷彿沒有聽到任何一個字。

《孩子與青少年的不講話療法》的作者臨床心理學家瑪莎.史翠斯(MarthaB.Straus)表示:「最好是你什麼都不用說,但如果你想要他回答,你應該鼓勵青少年說。」台灣的父母更是講太多。

長期關注於青少年諮商的心理諮商師黃心怡觀察,常常在半小時的溝通裡,至少25分鐘都是父母在講自己認為重要的事,其實「青少年的鼻子很靈的,他一看到你的表情就已經知道你要講什麼,」黃心怡說,但青少年一點都不想聽,就用「放空」敷衍,把你的話當空氣。而且常常好意種出惡果。

例如你只是擔心她今天怎麼比較晚回家,女兒回家已經很累便回嘴:「妳很煩,又沒有怎樣,」兩人說話開始愈來愈大聲,最後媽媽脫口說出:「這是我的房子,妳必須遵守我的規定,不然妳出去,」在氣頭上的女兒把書包一摔說:「好呀,出去就出去,」便離家了。那句氣話絕對不是母親想要看到的結果。

很多父母犯的錯誤是,以為青少年能像成年人一樣溝通的又快又清楚,事實上青少年需要一點時間消化自己的情緒,才能講清楚、說明白。

如何當一個好的傾聽者?史翠斯博士有以下有用的建議,你「今晚」就可以試試看。

父母該做的12件事

青少年在晚上比較愛講話,是因為他們的生理時鐘比成年人延後。

並肩坐著取代面對面。當青少年不覺得你在盯著他們時,比較容易打開心房。

在活動空檔和他們談談。青少年喜歡在打球、坐在車上(你在開車)、吃東西時,分享他的感覺。

讓他們發洩。訓練自己傾聽他們情緒性的字眼,常常他們會說:「我很煩」、「我很困擾」等。

問特定問題,但以正面的態度。你可以問:「你的老師怎麼說你這次的成績?」

在其他時間回應你的想法,因為青少年需要時間去發洩情緒、整理思緒,通常不會一次表達。

談大範圍的話題,如電視節目、運動、音樂、美食,甚至政治。但話題內容應該正面,有助於了解彼此。

用言語讚許他們的想法,如「好主意!」、「哇,你今天做了好多事」,如果他需要建議,做好準備,不要只給一個答案。

青少年的溝通方法本來就和你不一樣。用開放式問句鼓勵他們談他們的世界,如「王小華怎麼說?」、「你那時候怎麼想?」

永記在心裡:青少年敏感、易感、容易受傷害。耍幽默常遭致反效果,讓他們覺得你認為他們的事沒什麼大不了。

青少年常常搞不清楚自己的行為。你可以問:「做那件事讓你覺得怎樣?」或「那件事對你有什麼幫助?」

接受某些不可能改變的事實,時間會讓一切過去,或改變一切。

 

父母不該做的12件事

 和青少年在早上講話,尤其是當他還在想今天其他的活動或是還沒睡醒。

直視他的眼睛。

等他們不會分心的時間,才和他們約時間談重要的事。

禁止青少年咆哮、摔門、哭泣,或說「等你平靜下來,我們再繼續談」

問一般的問題,如「你今天學校怎麼樣?」

當你認為青少年已經講完了,就開始講你的想法。

話題集中在瑣事。

給他們不需要的建議。

假設你知道他們會說什麼,因為你曾經也是青少年。

當他在講困擾他很久的事時,開他玩笑。

在他們某些行為後,問「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對某些事情一而再、再而三說清楚自己的看法。

 

 

 

 成大精神部  王秀美醫師

(本文摘自成大精神科網站)

前言: 

妄想是指與事實不相符合的想法或理念。妄想症是一種慢性進行且以有系統、有組織的妄想為主要症狀的精神疾病。美國估計此病盛行率約在0.0250.03%, 但一般罹患此病的病人不自認有病少主動求醫除非家人強迫找醫生因此其盛行率可能低估。此病平均發病年齡約40但範圍自1890歲都有。女性稍高。許多病人是已婚且有工作。

臨床特色:

妄想為此病最顯著或唯一的症狀其妄想內容可能發生於真實生活的情境有關像病人深信被跟蹤、或被下毒、或被傳染、或被暗中愛慕(對方通常是具有權勢名位的人)、被配偶或愛人欺騙、或正有一種疾病發生等等,但這些是明明沒有發生卻偏信其唯有。這樣的症狀持續至少一個月以上。通常病人的人格、整體功能沒有太大的障礙發生他的思考較有體系,較沒有思考流程的障礙。個案通常也沒有幻覺的症狀,若有,也多是短暫。此外,這類病人可能合併憂鬱症狀,但其憂鬱不像情感性疾病那麼全面性,而有當他們情緒平穩時妄想依然清楚存在。

依照妄想的主題,精神疾病診斷診則第四版將妄想症分為:

(1) 色情狂型妄想另一個人正深深的愛著自己對方通常是知名人士或地

位較高的人。

(2) 誇大型妄想自己具有誇大的價值、權力、知識、身份、或與神或名人

有特殊關係。

(3) 嫉妒型妄想自己的性伴侶不忠實,懷疑其外遇。男性較多。

(4) 被迫害型妄想自己(或親近者)受到某種方式惡意的對待,像被下毒,被跟蹤等。

(5) 身體型:妄想自己有某些身體缺陷,認為身體有實際上並不存在的疾病或現象。

(6) 混合型妄想內容具有上述各型一種以上的特徵,但並無任一種特別突出。

(7) 未註明型

其中以被迫害型及嫉妒型較常見。

鑑別診斷:

由於許多疾病都可能產生妄想要考慮的包括器質性腦病變、憂鬱症、躁症、精神分裂症以及人格特質違常,治療方針也不盡相同,因此最好求診找精神科醫師協助,以達有效治療。

治療:

由於這類個案較多疑,較乏病識感,對外界也較不信任,加上有時家人或醫療人員也被牽扯到其妄想內容裡面,使這類個案較困難去接受治療。家屬要協助就醫最好先對此病症有所了解,愛心、耐心及苦口婆心勸其就醫。勸其就醫的理由暫時先不針對其妄想病症,也不要正面對質其妄想內容,可以說看病求醫對其失眠、焦慮不安及憂鬱等心情會有幫忙,促使病人就醫。等到妄想症狀改善後再慢慢指出其妄想內容與現實不符的地方。

當病人不願接受門診或其他任何治療時,若因他的妄想關係已影響他的社會功能,最好能住院治療。若因妄想而有破壞、自傷、自殺、傷人或他殺的傾向或行為出現時,最好能強迫病人住院接受治療。

目前藥物治療仍以抗精神病藥物為主。此外可配合心理治療建立良好醫病信任關係。

預後:

這類個案中約有一半患者可恢復,20% 可減輕症狀,而約30%未見改善。若是急性發作,高職業、社經地位、女性、30歲前發作、病程短、發作原因和環境因素較密切的人有較佳的預後。

 

 

        清華大學動力機械系彭明輝教授,雖專長於控制工程,對生命教育推廣也不遺餘力。除在校內開設哲學與人生等相關通識課程外,

也多有著作、演講。以下[高中生該有怎樣的生命教育課程 ?]一文轉載自彭教授的網站。

 

高中生該有怎樣的生命教育課程 ?                    彭明輝教授

壹、前言
前文「高中生有怎樣的生命課題」中根據 張老師基金會 張德聰博士從實務面整理出來的八大課題:(1)兩性關係與愛情的意義,(2)婚姻、懷孕、生育與性行為的意義,(3)家庭與親子關係的探討,(4)面對挫折與忍受挫折的能力,(5)現實與理想,(6)人際關係、友情與對他人的關愛,(7)人生的意義與自我完成,(8)生死議題與臨終關懷。
生命教育98綱要所提出來的是高中(職)生「應該」要知道的課題,而 張德聰博士所提出來的則是「實際上」困擾著高中(職)生的課題。
讓高中(職)生有機會認識宗教是值得鼓勵的是,但是要培養高中職生的倫理思辯能力以及對於生命與科技倫理的基本認識,在教學現場可能會遭遇到較多的困難:高中(職)生是否有能力學習?是否有意願學習?要克服這些困難,需要在教材與教法上花較多的心思。
98綱要與 張老師基金會間的差異,可能反應著理論與實然間的落差。

 
貳、高中(職)生命教育的課程內容與98綱要的可行性
就制度上而言,教育部已經公布生命教育包括一門概論課程,以及七門選修課程:哲學與人生、宗教與人生、生死關懷、道德思考與抉擇、性愛與婚姻倫理、生命與科技倫理、人格與靈性發展。
不過,98綱要會不會野心太大,要求的議題涵蓋範圍太廣,以致於很難在教學現場上真正達到讓學生能內化的教學效果?
首先,即使想要把這個98綱要當作大學通識課的課程綱要,許多大學生或許都會覺得有困難。因此,把它們當作高中生的課程綱要去施行,困難可能還更大。
其次,高中(職)生課業壓力甚大,即使是種子學校,很可能也只作得到每個學生畢業前要求選修兩學分的生命概論。但是想要在兩學分的生命概論中,落實95暫綱的課程目標、核心能力以及主要內容,恐怕也是不容易的事。
此外,教會學校與一般學校的落差、學生中信徒與非信徒間的落差、明星高中與職校的落差,乃至於城鄉與東西岸的落差,很可能都是95暫綱所無法顧及,但是在教學現場卻可能很難克服的大問題。
面對這些問題,課程內容與主題的拿捏幾乎都必須要靠高中(職)教師去克服。這恐怕也不是本文所能進一步著墨之處了。

 
參、生命教育是根本與枝幹
生命教育的根本在於把年輕人的心打開。不管是無力忍受挫折,逃學、藥癮與犯罪,或者困於現實而迷失自己,當代學子最根本的困境是:他們對人生可以追求的東西所知太少、太淺,從小坐困在課業的競爭裡,除了名利之外鮮少知道人生有何其他的愉悅、熱情與理想。成人的心閉鎖了,也同時封閉了年輕人的心。
打開年輕人的心,讓他們知道人有多少種活的可能性,或許是生命教育最根本,也最容易有成效的。讓他們知道特瑞莎修女在印度的故事,孟加拉窮人銀行的創辦人尤努斯(Muhammad Yunus),甘地,或者本土人物黃春明、謝坤山等,藉由眼界的打開,進一步打開他們的心懷。
與其跟他們講一大堆愛情與婚姻的責任,不如跟他們講布拉姆斯與克拉拉的故事,講賈寶玉和林黛玉的愛情。激發他們的熱情與憧憬,他們就會有屬於自己的選擇;如果不能打開他們的眼界、心量和熱情,再多的道理還是枉然。

 
肆、學校不是工廠
學校不是工廠,不能對教學的成效有統一的品管要求。我這個在通識教育現場累積十八年經驗而有的信念,不知道有幾人能接受?
作為一個機械工程師,以及一位半導體產品自動檢驗機的專業學者,我算是相當清楚工廠的品質管制如何進行以及如何達成。但是我對品管的瞭解愈深入,愈反對教學成效的品質管制――尤其是在生命教育。
我常跟從事教育的朋友、學生提到一個自己教學的心得:我從來都無法知道,會在什麼場合,用什麼樣的一句話,給什麼樣的聽眾,產生什麼樣的感動,以及後續的影響。
我的通識課只有講綱而從來都沒有講義,因為我一直努力保持著即席演講的特質。這不是說我事前不準備:我會仔細盤算聽眾可能有的背景知識,據此擬定一個他們最有機會吸納的訴求,選擇最適合他們的語言。但是一到現場,眼睛要叮著聽眾的眼神,隨著他們眼神的困惑而調慢推進的節奏,增加或改變案例,直到他們的表情再度專注,甚至露出亮光。
生命教育是對著眼前活生生的生命在進行生命與生命間的交流。它不是知識,不是可以文字化的具體原則。當聽眾感動時演講成功了,當聽眾困惑時演講失敗了。沒有這種生命與生命的直接對話,再好的理論都是枉然――沒有幾個學生會在聽完一場乏味的演講之後去讀講義,再好的講義也不可能像生命與生命直接的面對那樣地生動。
生命教育不是靠語言、文字、理論進行的,它靠的是演講者生命的風采,臨場的誠懇,專注的眼神與互動,以及聲調裡的深情。語言、文字和理論只是工具,就像「指月錄」裡的那根手指。
但是,沒有任何一場演講的聽眾有完全一樣的生命背景,因此,即使是相同的主題,每一場演講也都必須要用不同的內容去展演。
生命教育永遠都只能是一場生命與生命相互激盪的即席演講。對我而言,每一場演講都是自己生命的真實演出(performance)。它沒有預演,無法排練。
這樣的講課方式確實是太費心神了。不過,即使我們可以事前準備完整的教材與投影片(或多媒體),現場的互動還是教學成敗的關鍵。而且,這也改變不了一個事實:生命教育是與學生的生命對話,而任何兩個學生他們的生命背景都必然是不同的。
因此,面對生命教育,我總是像敬謹的農夫,只能用心播種而不敢預設所要的成果。畢竟,有些學生已經準備好要聆聽,而有些學生就是還沒準備好聆聽這個課題,因此落在沃土上的種子會茁壯,落在荊棘叢中的種子長不直,而落在石礫地上的種子註定無法發芽。這不是人的意志所能改變的。
我們能作的只是用心與誠懇,不能要求有必然的結果。假如沒有這個態度,生命教育恐怕是很難推行的。

 
伍、規訓、啟發與自我批判
生命教育無可避免地是一種價值觀的教育,甚至是一種個人生命信念的展演或灌輸。想要在生命教育中把個人的生命信念掩藏起來,不但很難成功,甚至於或許是一種欺騙情感的惡行。
這是生命教育最動人,卻也是最危險的一面!
我們是在用自己的熱情與信念把年輕人的生命道路打開得更寬闊?還是在用個人的偏見把學生可以有的生命之途給封閉、斷送?
行為上的善一定要被做到,並且無時無刻地都做到嗎?我對此極端懷疑。善行之所以可以被做到,有屬於行為者許多的因素。許多我們作得到的善行,學生到我們這年紀時或許也作得到,但是卻必須要先犯過跟我們一樣多的錯之後才能做到。我們憑什麼要求他們比我們在更年輕的時候就做到?
有些事情,我們作得到,但是比我們年長的人卻絕大多數都作不到。我們可以要求他們也都做到嗎?不一定!我們或許是出身較幸運的家庭,或許有較佳的秉賦。我們作得到,不意味著別人也非得要做到不可。
說起來對,值得努力,而我們偶而作得到,卻經常做不到的事,可以要求別人做到嗎?
所有價值的灌輸(規訓),都意味著對「他類(the others)」的否定。所有的否定都意味著一種生命的抉擇,而抉擇必然是艱苦的。我們可以出於善意而「鼓勵」他人走艱苦的路,但是可以出於善意而「強迫」他人走艱苦的路嗎?老子道德經云:「聖人不死,大盜不止。」托爾斯泰也在他的短篇小說「義子」中指出:審判不是人的權柄。此中拿捏,稍一不慎便會淪為「善霸」――心懷善意,卻以霸道的方式壓迫他人。
當代流行文化是只顧人的實然而罔顧人的憧憬與理想,因而使得人生的熱情與理想被徹底消解;但是許多古典的論述卻只顧全「應然」的論述,而罔顧人的實然,以致落得「禮教吃人」。如何在人的應然與實然間拿捏得宜,這恐怕是每一個人一輩子都作不完的功課。
但這也是所有生命教育工作者最該戒慎的地方!
規訓有時候只是在斬斷當事人走得通的唯一道路,啟發則是一種開啟與鼓舞,它蓄意去除掉「應然」的強制性,把抉擇留給當事人。
我對人的軟弱深有所體會,每次鼓動年輕人的熱情與理想後,便悄然退去,不敢留下任何可以記憶的規訓或文字。因緣不同,根器深淺不同,原不該有「非如此不可」的統一規範。
罔顧人的因緣與根器,強要他人行善,這正是史上各種宗教戰爭背後不可或缺的動力之一。
從事生命教育,最重要的是自我批判,而不是批判他人。因為,批判開始的時候,戰爭與殺戮也往往同時開啟。

 
陸、生命教育工作者的功課
生命教育最核心的部分就是要協助年輕人打開他們生命的道路,使得他們的生命可以無限地寬闊。
但是,高中生雖然無法敏於思辯, 卻對於老師的人格與熱情相當地敏感。假如一位生命教育的老師自己就不相信「生命是無限地開闊」, 那麼老師走不通的地方往往也就是學生走不過去的瓶頸。
更糟的是:對自己的枷鎖不夠自覺的老師,往往會出於對學生的關愛,而把學生原本可以走的路給封閉起來。欠缺自省的愛,往往只是被愛者的囚籠乃至於酷刑。
因此,面對生命教育,所有老師最大的課題恐怕是:面對自己所有生命的惶惑與困境,先設法把自己生命的道路給徹底敞開。

 
人氣593
輔導室 - 生命教育 | 2011-11-28 02:21:59

漸凍人的堅強 感動學童:更懂珍惜
 

 

盧金足╱台中報導 | 中時電子報 – 2011年11月28日
 

蕭建華罹患肌肉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是俗稱的漸凍人,到台中市大墩國小演講,小學生見到「不倒的蘆葦」,用盡力氣傳播生命可貴和愛的訊息,讓小學生上了一堂有感動有淚水、不屈不撓的生命課程。

「我在生命的幽谷,看見人生的幸福!」蕭建華和師生分享越挫越勇的生命故事,從小到大經歷連串挫敗無奈的人生考驗,仍抱持努力過日子的信念勇敢活下去,他堅信每多講演就可以多分享一場生命故事。

蕭建華近年來身體陷入癱瘓,但他仍想讓殘餘的生命發熱、發光,希望自己的故事讓更多人受感動,大家會重新思考,人存在的價值,人對於生命的態度。

和以往學校安排的演講不一樣的是,講桌旁多放了兩包衛生紙,小學生看到蕭建華不放棄的精神,感動地紅了眼眶,大家猛拿衛生紙擦眼淚。

六年二班許珈寧淚水奪眶而出說,「原來世界上有這麼多不幸可憐的人,比起他們,我真的是太幸福了,我也學會當遇到不順利時不再只是抱怨」

「遇到不如意的事就想逃避是懦弱的行為,也不要一直去羨慕別人,因為可能自己擁有的更多」,六年一班陳芊聿感動的表示,要珍惜感恩所擁有的一切。

蕭建華上了一堂生命教育,讓全校師生對生命的體認更正面,也勉勵小朋友「像我這樣殘疾的人都能那麼勇敢的活著,而四肢健全的你們為何會不快樂?」

 

人氣1700
輔導室 - 性別平等 | 2011-11-25 08:02:36

不可忽視的性別教育:《裝扮遊戲》

文/但唐謨

《裝扮遊戲》獲得今年柏林影展泰迪熊評審團獎,雖然是部法國電影,但是原始片名卻是個有點困惑,但是耳熟能詳的英文字:Tomboy,一看就知道,這是一部關於性別認同的電影,而且主角是個年僅十歲的少年/少女。青少年對於性的困惑,基乎等同於整個成長的困惑,異性戀的青少年一般都可以在一種愉悅的啟蒙中走出困惑得到成長;但是對於自己的性別有著認同問題的孩子,這段路,並不是那麼好走……。

故事開始於一個很典型的「核心家庭」:爸媽和一對「子女」,一男一女,不過其中那個「男孩」是生理女。他們開車搬到個新家,十歲的羅利(生理女)坐在爸爸的膝蓋上,手握著駕駛盤開車,爸爸在他身後指導他,這副「親子圖」,彷彿是一對父子在分享一種男性之間的私密情感。一頭短髮的羅利,看起來好像River Phonix在《站在我這邊》(Stand By Me, 1986)的小鬼樣。他來到了新的環境,加入了新的社交圈,然後遇到一個叫做麗莎的女孩,麗莎看到他的模樣,以為他是男孩。在一種困惑的自然狀態下,他用「米蓋」的名字介紹自己,也就是說,他以一個男性的身分,面對這個世界。

很有趣的是,她並沒從Laure這個名字延伸出去,為自己取個「Larry」或「Laurence」之類的男性名字,卻選擇了一個完全不相干的「Mikael」,彷彿他也企圖從名字上建立認同。於是,他在一種欺騙/扮演/很多疑惑當中,試圖認識自己,解答「我是誰?」這部片並不長,但是卻非常精要而細膩地在許多層面上,呈現這孩子的自我追尋。他穿著男孩泳褲,在褲檔裡塞東西;他遇到了小便的問題;他也會打赤膊和其他男孩子一起打球,藉由身體的再現,他努力在心理上尋找一個最安全自在的空間。在情感上,雖然她是個拉子(T),但是她和麗莎的相處,卻並非完全像男生女生的那樣,反而有時候會流露出一點女孩和女孩的情誼,例如麗莎幫羅利化妝,然後說:你好像女孩。這應該是整部電影中,性別曖昧性最強烈的時刻。

這部電影也花了很重的比例在描寫羅利/米蓋的家庭生活。他的媽媽正懷著一個男孩,他還有個非常女性化的六歲妹妹,當妹妹發現他的祕密的時候,竟然覺得很自在。一個六歲的小女孩,感覺是很直接真實的,她和羅利/米蓋的相處當中,就是覺得他當大哥哥感覺比較對。但是對於大人,父母站在保護孩子的立場,總是不希望子女進行欺騙的行為,這些我們都勉強可以接受;但是片中這位母親卻要求羅利穿上小女生的衣服,真的是很low的行為,那種帶著權威性,對青少男少女的身體控制,非常不可取。

這是一部超低成本的電影,據說是用大約十萬台幣等級的數位單眼拍出來的,片中的對話其實並不多,因為主角其實也是個有點羞怯,說話不多的男/女孩。他就像所有的青少年,永遠處在一種孤獨(沒有人教)的狀態下,自己摸索成長。在幽默之餘,我們會對這孩子寄與更多的同情。最後,這孩子又再度面臨了姓名的問題:羅利Laure/米蓋Mikael,他該選擇哪一個?這讓人聯想起了莎士比亞:「玫瑰換了一個名字就不香了嗎?」一個叫身體外表像個男孩的女孩,名字叫做羅利,其實也沒什麼不好啊!

【公晚精選】台師大決議 取消雙二一退學規定 2011/11/24

公視新聞 / 綜合報導

最近這幾年,不少大學逐漸放寬學業成績的退學規定,退學率也越來越低,引來正反兩面評價,而台灣師範大學在昨天的校務會議更通過取消累計雙二一退學的制度,成為國內第一所學生不會因為學業而退學的頂尖大學。

以往進了台灣師範大學唸書,只要連續兩個學期,所修的學分被當超過二分之一,學生就得說byebye,但台師大校務會議23號通過重大決議,取消雙二一退學的規定,這個學期開始適用。

也就是說,大學的最高修業年限是六年,六年內台師大的學生只要把該修的學分修完就可以畢業。

此外,校務會議也通過廢除扣考的規定,要讓成績回歸到老師的專業評量,而雖然學生不會因為學業退學,但如果一學期曠課達45小時,學生還是會被退學。

 

 

解門禁.廢退學制度 台師大變開放了

宿舍有門禁,還要點名,學生們不解其他國立大學都不是如此,怎麼偏偏台師大還是這麼封閉!經過五個多月的溝通,校方同意廢除門禁,再加上最新通過的廢除雙二一退學與扣考等規定,有學生說,學校不太一樣了。

談起母校的這些改變,全教會秘書長吳忠泰認為,和其他大學相比,腳步還是緩慢了些,而一直以來,師大是保守的,是封閉的,是奉行單一價值的,這樣環境培養出的老師,又怎能跟得上社會的脈動。

吳忠泰說,這樣的改變還不夠,台師大或其他教育大學,在遴選傑出校友的標準,不是官員就是校長或主任,所謂的傑出校友,應該是能在基層喚起學生最多感動的基層老師,還有那些用行動關心社會、刺激學生思考的老師,如此,台師大才可能培育出更多元開放的師資。

人氣776
輔導室 - 生命教育 | 2011-11-18 02:01:17

 

這是由桃園縣北勢國小六年級學生製作的紀錄片,這支片子最特別的地方,是透過班上第一名同學,來記錄最後一名同學的點滴故事。影片中最動人的,是看到第一名的孩子懂得尊重­他人,透露出孩子們在老師的帶領下,依舊保持著那份純真與善良。

影片提供:桃園縣北勢國小溫雅惠老師/親子天下網站parenting.cw.com.tw
 

人氣491
輔導室 - 生命教育 | 2011-11-18 01:53:07

 
 
作者:洪蘭

轉載自:台灣生命教育學會  
 
 

        我們保護孩子已經保護得夠了,現在應該教育他,把危險當作人生的一部分,就像風險是成本的一部分一樣,避開它,但不逃避它……

  最近有讀者投書抱怨下雨天學校不准孩子撐傘到校,學校回答說因為孩子手臂不夠強壯,風大拿不住傘,太危險,也有調皮孩子會玩傘,所以為了保護孩子,一律不准撐傘到校。我看了十分驚訝,這是因噎廢食,我們應該先看這件事有沒有道理,該不該做,而不是看它有沒有危險,天下任何事情都有危險,所以危險是考慮的因素之一,但不應該是決定的因素,如果是決定的因素,那麼孩子都不該去當兵了。

  古人說「閉門家中坐,禍從天上來」,連安靜坐在家中都可能有飛機掉下來,汽車衝進來,可見危險本是人生的一部分,有多少人能夠無災無難到公卿呢?更何況安全並不是人生的目的,船隻停在港灣中最安全,但是那不是造船的目的。孩子的手臂撐不住傘這個理由是只有在颱風天才成立,一般下雨天,一個小學生是有能力撐得住傘的,我們不要低估孩子的能力。真正颱風來是連大人都撐不住,那時孩子就不應該出門。我們不是有颱風假嗎?颱風是例外,不可因例外而否定本質。至於玩傘,現在的孩子太不珍惜物資,得來容易,便等閒視之。以前傘很貴的時候,哪裡敢「玩」傘?丟了傘還得坐火車去找回來。小野八歲時,就曾單獨坐火車去姨婆家拿回他祖母忘記的傘。如果對一個東西很珍惜,便不會用來跟同學打架或從二樓當飛鏢丟下去看打中誰。

  用禁止的方式來防止危險的發生是一種防堵的方式,但是教導他正確使用概念卻是一勞永逸的方法。防堵總有堵不到的地方,因此常有校園惡作劇結果送醫院的憾事。我最難過的一句話便是學生在闖禍後說「我不知道會這樣」。顯然,如果他知道後果會這樣,他就不會做了。因無知而付出慘痛代價的故事每天在校園中重演,我們是否應該多教一點「為什麼」,少說一點「不可以」呢?

  教育應該讓孩子覺得今天我不做這件事是我心中不想做,而不是別人禁止我做。用命令強制禁止,只會引起學生的反感,造成對權威的厭惡,到了青春期便形成叛逆風潮。

  我們一定要瞭解,雖然吃飯會噎到,我們卻不能不吃飯,台灣天天有車禍發生,政府也不能下令禁止開車,學校又怎能因為有少數人用傘出意外,剝奪所有人用傘的權利呢?教導孩子行為的後果比禁止這個行為更重要。就像教導學生自制與自律比禁止學生打電玩更重要,因為一旦制止的力量消失,行為就會氾濫。

  規定學校周圍五十公尺內不准設立電玩店的人知不知道人是動物,不是植物,是可以走動的?學生有腳,他想去,就算是一千公尺,也難不倒他。為什麼我們到現在還是一味治標而不用點腦筋去治本呢?我們保護孩子已經保護得夠了,現在應該教育他,把危險當作人生的一部分,就像風險是成本的一部分一樣,避開它,但不逃避它,孩子才能長大成為有用之人。
 
 

 
 

共 18 頁,目前在第 11 頁: 第一頁第一頁 上一頁上一頁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下一頁下一頁 最後頁最後頁